江南皮革厂倒闭背后:民企成本飙升 利润薄如刀片国内

2018-08-12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江南皮革厂倒闭背后:温州民企困境难解,老板开宝马跑网约车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颜世龙温州报道“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倒闭了,老板吃喝

  原标题:江南皮革厂倒闭背后:温州民企困境难解,老板开宝马跑网约车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颜世龙 温州报道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倒闭了,老板吃喝嫖赌欠下3.5个亿,带着小姨子跑了。原价两百多三百多的钱包,现在通通20块……”几年前,大街小巷的皮包商贩扩音喇叭里,神曲《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洗脑般传遍大江南北,而让人惊讶的是,原本以为这只是小商贩博出位的营销噱头,没想到却是浙江温州多年前真实上演的一幕。

  事实上,作为全国民营经济的先发地——温州,在尽收改革开放红利之后,民营经济于2008年达到鼎盛,但同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温州民营企业却一直步履维艰,可谓是一步一坎。实体企业资金脱实向虚涌入地产,企业家联保互保“跨界转型”资产暴跌,民间借贷爆雷老板跑路,地区金融危机与信用危机共振,温州民营企业家一时间正在“赴汤蹈火”。

  而据《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在近期的调研中了解到,在历经了大起与大落之后,号称为“东方犹太人”的温州老板们近几年也已经是“曾经沧海”,不求大富大贵也成为部分人的口头禅。但商海沉浮,岂是凭一己之力又可左右。“即便企业想关张也不容易,毕竟还有一堆债务和应收、应付在。”

  而随着近几年温州大规模拆改违建、原料人工等成本一起飙升、个体户转企业(以下简称“个转企”)等政策来回“折腾”,温州中小民营企业利润已经“薄如刀片”,甚至有老板表示企业已经是在零利润“空转”。

  成本飙升 利润薄如刀片

  35岁的郝伟(化名)几年前从父亲手里接过经营20多年的锁具生意,除了公司老板的身份,他还是一名滴滴司机。每逢周六日的两天里,他开着自己的宝马X1穿行于温州大街小巷,接单跑活。“现在老婆快生二胎了,多赚点奶粉钱。”他自嘲道。

  事实上,做滴滴司机并不比开公司多赚钱。据他介绍,他周六日两天平均每天只跑8小时,平均毛收入也就是600~800元/天,刨除油费等到手也就是三四百元,而且还不算车损。“有时候也是为了开阔一下思路,毕竟什么乘客都能遇到,当官的、经商的、打工的,能了解很多东西,也是为了解闷,如果能发现商机则更好。”郝伟说。而之所以他能当“甩手掌柜”,一来是他父亲为他留下了好的管理层,公司经营很少用他操心,二来是锁具生意近几年不景气,也确实不用投注太多精力。

  “一把锁成本二三十元,扣除各类成本到手利润也就是3%,而且还不算报废率。现在锁具行业都是白菜价,赚不了钱也饿不死,在夏天甚至还不如我老婆的3家奶茶店赚的多。”郝伟说,“夏天的奶茶店一家营业额都在5000元/天左右,而锁具在夏天一天也卖不出去500把。”

  与郝伟同样深感经营之难的还有秦正伟(化名)和李海超(化名)。

  浸淫鞋服行业20多年的秦正伟白手起家,目前公司年产值在2000万元左右,但同样扛不住飙升的成本。“近几年成本涨得太厉害了,现在工人工资已经达到7000元左右/月(不含社保等福利)了,而且平均每年还在以10%左右递增。”秦正伟说,“我们现在的净利润率只有1%~3%,甚至是零利润。”

  而公司年产值1700万元左右、深耕汽摩配行业的李海超也坦言,员工工资现在人均4500元左右/月(不含社保等福利),而且还在以每年15%~20%的比例递增,而除了人工越来越贵,原材料节节攀升也已经越来越挤压利润空间。以汽摩配所需的电子元器件举例,原来进货价只有几厘钱,现如今已经翻了100倍达到一毛多钱,而包装所用纸壳也从原来的五六毛钱上涨至1.8~1.9元。

  事实上,企业的感受也集体反映在统计数据上。温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05年~2017年的13年间,温州对外出口数据也是经历过山车。其中2005年~2008年的4年间,出口总额分别从61.84亿美元上涨至119.04亿美元,年均增幅在35.2%~17.3%之间,可谓高歌猛进。但自2009年开始至今,则呈现负增长或疲软的趋势。

  数据显示,2009年出口总额为109.36亿美元,同比下降8.1%;2010年~2011年出口总额分别逆势增至145.43亿美元、181.65亿美元,分别增长33%、24.9%;2012年~2017年出口总额分别为176、96亿美元、181.46亿美元、185.51亿美元、171.15亿美元、1060.4亿元人民币、169.78亿元人民币,分别增长-2.6%、2.6%、2.2%、-7.7%、-0.1%、9.2%。

  值得一提的是,服装、鞋类等作为温州传统支柱性产业则下降或疲软更为明显。记者粗略统计,2005年~2013年,鞋类出口额从15.84亿美元上升至51.56亿美元,除2009年下降,其他年份均保持较高增长;但2014年~2016年,则分别下滑至48.13亿美元、42.80亿美元、253.7亿元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6.6%、-11.11%、-4.3%;唯有2017年有所上升至267.7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5.5%。

  而服装类出口额也分别从2005年的9.34亿美元上升至2011年的20.97亿美元,增幅也始终保持在高位。但到2012年,则出现明显下滑。数据显示,2012年~2015年,服装出口额分别从18.62亿美元下滑至15.53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11.2%、-3.2%、3.0%、-16.4%;2016年~2017年才有所缓慢增长,出口额分别为96.5亿元人民币、99.7亿元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0.3%、3.2%。

  “2008年金融危机时,制造业在最困难的时候净利润还在12%~15%左右,但这几年净利润却只有1%~3%,可以说薄如刀片。”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温州市工商联副会长周德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道。

  民间借贷引发“跑路潮”

  温州永嘉县的某工业园内,一家锁具工业厂房正被挂在阿里拍卖的网站静待起拍,而这也是其第二次被挂牌,相比起之前的2700万元价格已经降至2100万元,但至今无人问津。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厂房之所以被挂牌拍卖,是因为银行追债,老板跑路。“这家企业在温州也是二三十年的老牌公司了,老板在2009年从银行贷款了几千万元还有部分高利贷,去炒房和开矿,因为还不起钱被银行追债。结果大老板在前年因癌症去世,儿子接手公司后也在去年跑路了。”该知情人士说,此前该老板在温州有多个厂区,总占地约在60亩左右,结果都因为到期无法偿债而卖掉了,现在唯一的厂房也被银行拿来拍卖。

  类似的情况在温州并不鲜见,老板跑路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上演。

  据彼时媒体报道称,自2011年4月以来,由于无力偿还巨额债务,温州市已有上百家企业倒闭、企业老板跑路,甚至出现一天内9家企业主负债出走的情况,而且关停倒闭企业从个别现象向群体蔓延。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