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省副省长落马 当地“高层炒股圈”曝光国内

2018-09-16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安徽落马副省长与安徽“高层炒股圈”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深耕一地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资源也构筑了畸形的政治生态周春雨与安徽的“高层炒股圈”《中国

  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资源

  也构筑了畸形的政治生态

周春雨(2017年3月)。图/视觉中国

  周春雨与安徽的“高层炒股圈”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胥大伟

  本文首发于总第869期《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8月,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方指控其涉嫌受贿、隐瞒境外存款、滥用职权、内幕交易。

  作为安徽历史上第7个落马的副省长,周春雨的落马,让“副省长成高危职业”这句话在当地广为流传。

  周春雨的仕途止步于49岁。“年轻” “大秘” “本土派”曾是他的标签,而他主政蚌埠时推行的棚改“蚌埠模式”,曾使他成为舆论焦点。他落马后被曝出 “亦官亦商”、内幕交易、“拉关系、搞攀附”,又勾勒出了一个官员的负面肖像。

  “大秘”的升迁

  周春雨的仕途生涯起步于秘书岗位。1989年,从安徽大学历史系毕业的周春雨,进入合肥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工作。

  “长着一张娃娃脸、斯斯文文”,在合肥一位退休官员的记忆里,年轻的周春雨谦和内敛,低调又懂分寸,颇得领导赏识。

  28年来,周春雨的仕途轨迹从未离开过家乡安徽。成就他最年轻副省级官员的,是他引人关注的升迁速度。

  从毕业后进入合肥市委办公厅,周春雨用6年时间晋升副处级秘书。1995年,周春雨调入安徽省委办公厅,用两年时间迈入正处级。

  在省市两级办公厅的10年任职经历,让他得以积累深厚的人脉资源。

  2000年,顶着“大秘”光环的周春雨调入安徽省财政厅,任经济建设处处长。两年后,他升任安徽省财政厅副厅长。

  一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财政厅是安徽市长的“摇篮”,该省多位市长都有在财政厅工作的经历,包括落马的副省长陈树隆、周春雨,都有在财政厅任职的经历。他们大多数人在财政厅任职多年,较为典型的仕途轨迹,是由财政厅副厅长调至地市任副市长、市长,周春雨即是其中一例。

  2007年,周春雨赴任马鞍山市副市长,一年后转正任市长。从副厅级晋级正厅级,周春雨用时7年。

  2012年,周春雨迎来了仕途的重要节点,出任蚌埠市委书记。

  一百年前京浦铁路的开通运行,让蚌埠成为一个铁路交通枢纽,它也由一个小渔村变成安徽重要的工业基地。在计划经济时期,蚌埠主要经济指标曾经与合肥并驾齐驱,有“合老大、蚌老二”之称。

  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合肥、徐州、阜阳等附近城市交通枢纽地位上升,蚌埠优势不在,在经济发展上开始显出疲态。

  一位安徽当地学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食品城”到“钢铁城”“商贸城”,再到“玻璃城”,城市发展战略上的摇摆不定,让蚌埠这座城市有些无所适从,发展的速度也受到影响。

  周春雨主政后,提出要让蚌埠“重振雄风”,“重返全省第一方阵”。在一次会议间隙,安徽省一位主要领导曾问周春雨关于“第一方阵”的定义,周春雨回答是“排进前五”,而这位领导给出的答案则是“至少前三”。彼时,蚌埠的经济实力在安徽的第7位至第9位间徘徊,这让周春雨倍感压力。

  相对于产业经济的缓慢见效,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能在短时间内改变一个城市的面貌,而大拆大建也一度是地方主政官员搏政绩的范式逻辑,周春雨也不例外。

  走在蚌埠的街头,感受最深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耸立的吊机。在当地人的记忆里,周春雨主政蚌埠留给他们的印记就是“铺路、修桥、盖大楼”。

  自2013年开始,蚌埠的棚改和大建设进入高潮期。2013~2017年的棚户区改造项目覆盖整个市区,包含64个棚户区拆迁、31个集中安置区以及相关配套的幼儿园、学校、公共设施建设等,全部项目拆迁面积约350万平方米,还原房建设面积403.8万平方米。

  蚌埠在这几年间的城建投入也水涨船高。投资额从2011年的107亿元、2012年的181亿元,到2013年突破200亿元大关,此后一直高位运行。2014年蚌埠城建投资242亿元,2015年达248亿元,2016年约256亿元。

  而2013年~2016年,蚌埠市的财政收入依次为182.8亿元、208.4亿元、228亿元、251.2亿元,都赶不上当年的城建投资额。

  蚌埠市财政局所作的该市《2016年全市政府一般债务情况的说明》显示,截至2016年底,蚌埠全市政府债务余额为2613459万元,接近安徽省政府给该市定的债务限额(2714007万元)。

  畸形政绩观

  “蚌埠模式”成了周春雨最闪亮的名片。而硬币的另一面,大规模棚改带来的是当地房价虚高、拆迁安置滞后和贪腐的滋生。

  货币化安置被认为是助推蚌埠房价上涨的因素之一。据公开报道,2016年,蚌埠计划在15000户棚户区征收任务中,货币化安置的比例被要求在50%以上、争取达到70%。

  随着蚌埠主城区的开发完毕,城区已几无可供建设的闲置土地,加上棚改安置房项目建设周期长,使得蚌埠城区的楼盘常常供不应求。截至今年3月底,蚌埠住宅商品房,去化周期仅为4.4个月。

  征迁使得当地一些人实现了一夜暴富的神话,而与之相对的,是不少人还在忍受安置滞后的苦楚。安徽省委巡视组2017年9月26日反馈的意见指出:蚌埠拆迁安置严重滞后,有28941户未安置,其中超期过渡21661户。

  在这场大规模的造城运动中,巨大的利益诱惑,以及监管不到位,使得其中腐败滋生。安徽省委巡视组在巡视意见中通报了蚌埠市住建委质量检测中心等单位长期违规私设“小金库”,津补贴名目繁多,仅征迁拆违奖项就有十多种。

  同时,该市住建系统问题高发,建管局“前腐后继”,“红顶中介”垄断监理市场。工程项目管理松散,项目招标管理无序,应招未招、明招暗定、串标围标等问题较多。

  在征地拆迁中贪腐严重,以权谋私、坐地生财、编造事由骗取补偿款问题多发。据巡视意见披露,蚌埠经开区纪郭村原支部书记纪贵田利用职权,骗取拆迁补偿款30万元,并利用参加拆迁安置工作职务便利非法获得188万元补偿款和2套安置房,领取所谓安置过渡费20万元。

  蚌埠快步急赶式的城市建设,可从侧面一窥这个年轻书记对政绩的渴望,巡视组曾批评其“政绩观严重畸形”。

  成为一方主政者的周春雨,不复当年谦和低调的形象,他更多展现出强势和专断。在推进城市改造过程中,周春雨的工作思路是“强力推动”。

  蚌埠市专门成立了城市大建设及棚户区改造指挥部。棚户区及旧住宅区改造由周春雨亲自任指挥长,市长担任第一副指挥长,各区及市直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高规格推进棚改。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