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14万赔偿款未收到 欠8元诉讼费被限制高消费社会

2018-08-12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来源:红星新闻原标题:欠8元诉讼费被法院限制高消费,被执行人:我14万赔偿款没拿到一年间先后做了四次手术,病症却似乎回到治疗前。33岁的卿生求给哥哥留下遗

  原标题:欠8元诉讼费被法院限制高消费,被执行人:我14万赔偿款没拿到

  一年间先后做了四次手术,病症却似乎回到治疗前。33岁的卿生求给哥哥留下遗书后,在病房自杀。“积蓄花光了,该借的也借了,把你都给拖累了……”

  事后,哥哥卿德兵发现,医院给弟弟卿生求治疗中存在多处过错。“医院只给5万块钱,说不同意就找律师起诉。”协商未果后,卿德兵将广州东方医院(简称东方医院)起诉。

  广州市白云区法院一审认定,卿生求应对其自杀后果承担主要责任;考虑到东方医院承担60%的医疗过错参与度,对卿的死亡应承担18%的责任,判令医院赔偿14.3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卿德兵一直没收到赔款,便在今年5月向白云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可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也成为了被执行人,还被法院送达了限制“高消费令”,要求报告财产状况。

 ▲卿德兵被限制乘坐高铁等高消费。受访者供图

▲卿德兵被限制乘坐高铁等高消费。受访者供图

  卿德兵说,自己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拖欠了8元诉讼费。他对红星新闻记者说,当时判决书拿下来自己没注意看,不知道还有8块钱的诉讼费没补交,现在官司搞了这么久,还没拿到一分钱赔偿,自己却上了“黑名单”,心里很不是滋味。

  8月10日,广州市白云区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东方医院已将钱打到法院账户,法官会联系卿德兵来领钱,但不能因没拿到执行款就欠诉讼费。

  多次手术花光积蓄仍未治愈

  男子留遗书后病房里自杀

  卿德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弟弟卿生求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为减轻家里负担,很早便去广州打工了。2012年6月22日,弟弟因为肚子疼到东方医院看病。

  卿德兵的起诉书显示,从2012年6月23日到2013年4月5日,东方医院多次为卿生求进行坏死肠管切除术、小肠造瘘术、肠造瘘切除及缝合等治疗。

  但是经过多次手术,卿生求的病并未好转。卿德兵说,2013年8月8日,弟弟因东方医院停药、伤口感染、疼痛难忍,便认为自己花了12万余元医疗费,却没有治好一个肠梗,反而落得巨痛难忍,对生活失去信心,在病房内留下遗书后悬梁自尽。

 ▲卿生求遗书。受访者供图

▲卿生求遗书。受访者供图

  卿生求在遗书中写道:

  “哥,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谢谢你这半年多对我的照顾,我的这个病把所以(有)的积蓄都发(花)光了,该借的也借了,把你都给拖累了。”

  “在医院,我这个病前后做了大小手术四次,可是就是不好。医生说只能帮我做个造路(瘘)口,就是跟没做手术前一样了,我感觉我一生都没有希望了。这样的话,我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段时间伤口又大了,吃了东西又流出来,把伤口外面都感染红了,痛的没法忍,实在受不了,不吃又没营养,又没打营养针。话不多说了,我们下辈子还做兄弟。”

  协商未果家属告上法院

  医院被判赔14.3万

  卿德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是在8月8日下午16时许接到医院通知,说弟弟在病房里自杀。当他赶到医院时,没能见到弟弟,遗体已被送往殡仪馆。

  卿德兵的代理律师伍昭告诉记者,事发后,相关部门曾组织家属与医院见面协商,但双方意见分歧大,最后终止了程序。

  卿德兵说,事发后,医院想以5万元了事,若他不同意就找律师起诉,法院判多少他们赔多少。

  2014年4月,卿德兵将东方医院起诉至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卿德兵认为,东方医院的治疗行为存在严重过错,弟弟病情无法治愈,无法忍受痛苦而死亡,故应对弟弟死亡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卿德兵提出,要求东方医院赔偿医疗侵权所致卿生求死亡的死亡赔金753686元、安葬费41433元,合计795119元;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对于卿德兵的诉求,东方医院并不同意,辩称患者卿生求是自缢身亡,与其医疗行为无关。该医院对卿生求的整个医疗处理措施符合医疗常规。请法院驳回卿德兵的全部诉求。

  诉讼中,白云区法院委托了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进行医疗过错鉴定。据法院判决书中记载,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出具经鉴定意见:东方医院在对卿生求的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其过错与患者持续肠度的损伤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其过错为同等责任,参与度建议为41-60%。

 ▲法院一审判决东方医院赔偿14.3万余元。受访者供图

▲法院一审判决东方医院赔偿14.3万余元。受访者供图

  2017年9月28日,白云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卿生求应对其自杀后果承担主要责任;考虑到东方医院承担60%的过错参与度,其对卿的死亡后果应承担18%的责任。判令医院方赔偿14.3万余元。

  14万赔偿款未收到

  因拖欠8元诉讼费被限制“高消费”

  宣判后,卿德兵和东方医院均提出上诉。2018年1月11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对此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二审裁定。

  卿德兵的代理律师伍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8年5月25日,卿德兵因一直未拿到东方医院的赔偿款,便向白云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伍昭说,立案后不久,他接到一位自称是白云区法院法官的来电,说案件还差8元钱的诉讼费没交,要尽快交了。伍昭回忆说,他当时跟对方说案件还要执行回来10多万元,直接从里面扣。

  伍昭说,之后一个多月,卿德兵收到白云区法院寄来的一个快递,打开发现是《执行通知书》之类的材料,细看后大吃一惊,“申请执行人”却变成了“被执行人”。

  白云区法院给卿德兵寄的(2018)粤0111执7584号执行通知书显示:你(单位)与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诉讼费一案,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你(单位)至今未履行义务,权利人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已向本院申请执行。现责令你(单位)必须在收到本通知书后立即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及缴纳执行费。否则,本院将依法强制执行。

  一同寄来的,还有白云区法院给卿德兵的《报告财产令》和《限制高消费令》。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