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毒跑道致上百名学生流鼻血 谁来救救孩子们?社会

2018-09-16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学校毒跑道致上百名学生流鼻血、呕吐,谁来救救孩子们?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确实需要警醒进行严格监管方先生开始注意到“学校有毒”这件事是从孩子呕吐开

  方先生开始注意到“学校有毒”这件事是从孩子呕吐开始的。

  9月13日一大早,方先生上四年级的儿子开始呕吐。其实从开学第二天开始,孩子就总说恶心想吐,但是方先生和妻子并没有在意。

  一

  从9月1日开学至今,武汉藏龙二小不断有学生出现流鼻血、呕吐、身体起疹子等症状。截至9月14日晚上20点,学生家长在微信群中统计共有132名学生出现症状。

  家长们建立了一个名叫“症状群”的微信群,一旦有孩子出现症状家长就加入该群。学生家长张兰说,“不停有家长进入群聊,也就是说不断有学生出现非正常症状。”

  藏龙二小是新建校,操场跑道有巨大的刺鼻气味。家长们怀疑,孩子的症状与学校跑道质量有关。

  事发后,学校采取了应急措施,对尚未使用的操场跑道和篮球场用毛毡覆盖,24小时保湿,阻隔气味。

  9月8日,藏龙二小所在的江夏区教育局召开紧急党委会,启动应急预案。教育局会同卫计委卫生监督、疾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驻藏龙二小,展开调查。

  目前,当地教育局还未给出调查结果。

  据教育局官方微博介绍,藏龙二小2016年开工建设,2018年8月底建成投入使用,目前招生规模为1200人。工程经过专业机构验收合格。

  据藏龙二小学生家长介绍,今年7月份暑假时,学校塑胶跑道在施工。

  开学前,学校公布了一份由武汉泰祥鑫建筑工程质量检测有限公司出具的室内环境检测报告。报告显示,藏龙二小的教室质量环境达标。但仍有家长质疑,教室内有气味。

  除了教室,跑道散发的刺鼻气味更为严重。

  在家长的敦促下,校方于9月1日请来施工方取样,对操场跑道进行质量检测。

操场施工材料

  二

  然而,家长方和施工方却在检测标准上发生了分歧。

  施工方要求使用旧有的《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14833-2011)中的标准检测,而家长方要求根据2018年5月出台的新国标来检测。

  不仅如此,家长质疑从取样方面就存在争议和不规范,即便使用施工方说的《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14833-2011)中的采样要求,采样也应在跑道施工过程中进行,而不是施工后。

  2018年5月,出台了《中小学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GB36246-2018)为校园跑道塑胶运动场地建设提供了最新标准。

  标准号的前缀从GB/T变为GB,意味着国家标准从“国家推荐标准”转变为了“国家强制标准”,因此不管是进入市场的材料还是场地验收检测,都必须按照强制性新标准执行。

  此次事件并非孤例,近期济南、武汉、余杭纷纷有学校因“毒跑道”引发关注。

  就在两年前,“毒跑道”事件曾在全国范围内爆发。

  根据此前新华社报道,塑胶跑道分为聚氨酯现浇型和预制型橡胶卷材两大类。聚氨酯是传统型材料,出现问题的跑道都是这一类。在此次藏龙二小家长提供的施工照片来看,采用的同样是该类材料。

  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曾指出,塑胶跑道可能产生的危害来源于多种物质,主要是聚氨酯(PU)胶水中的氯化物、游离TDI、苯类化合物、黑色颗粒中的硫化物、多环芳烃中多种化合物、颗粒及胶水中重金属。这些不仅危害人的健康,还会污染环境。

  刘海鹏此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在中国市场中的塑胶材料生产厂家和工程商良莠不齐,一些没有能力且非专业的人为了赚取最大利益,大量使用回收聚醚、工业毒石蜡、催干剂等垃圾类原材料降低成本;在施工中为降低难度,大量使用稀释剂(如甲苯、二甲苯等味道重、毒性大的稀释剂、天那水、汽油),加入便宜的无机填料,制作一些毒性大和污染大的非达标产品。

  周刊君为了解该行业实际情况,联系了位于河北省的的某工程商,按照对方的说法,该工程商是一家小型单位,但是依然可以承接操场跑道建设。

  业内知情人士介绍,采购机构通常无法掌握跑道的真实成本,制定招标文件时规定了最低价中标,企业在拿到标书后会寻找更低价的、甚至不具备资质的生产商。刘海鹏说,部分材料生产商和工程商,以劣质和低价的产品进入市场赚取利益。

  藏龙二小的家长们在维权中,一直要求查看校方建设项目预算、招投标程序文件、施工方资质、跑道项目施工材料型号、批次、合格证、施工监理报告等,但未能实现。

  跑道建设完成,哪个机构验收了?家长们的疑惑同样尚未解开。在江夏区的通报中,仅说工程完成后专业机构验收完成,但并未做进步一解释。

  一位厂商表示:“塑胶跑道的监管确实有点三不管,教育部门说我不懂,属于体育部门;体育部门说学校的事情怎么会跟我有关;质监那边说你们这属于基建,走的是基建招标,不是货物采购,不归我管;住建部门又说,你这又不是房子,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广州同欣体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化学博士陈晨在采访中曾表示,监管不力、归口模糊确实是造成“毒跑道”管不住的原因之一,“确实需要警醒,进行严格监管。”

  图虫创意 x 正版图片联盟 x 中国新闻周刊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 李阳煜

1
3